[Frank YU专栏] AI对猎头行业的影响 – ZW HR 董事长 Frank Yu

I对猎头行业的影响是有限的。

AI在没有产生情感之前,仍然属于“工具”范畴。所有工具,都无法解决招聘越来越困难的现实问题,而招聘越来越困难的根本原因是劳动力人口的减少。

劳动力人口变化带来的冲击

自从改革开放以来,一个重大的变化就是劳动力的市场化,劳动者从隶属于“单位”的禁锢中解脱出来,成为一种由市场定价的商品,根据个人的能力不同,寻找合适的位置,获得相应的回报。劳动力市场化的一个重要特点就是人才是可以流动的。

自从那一天开始,招聘的工具一直在进化,但是招聘从来就没有容易过。将来的趋势是招聘会变得越来越困难,而招聘服务公司越来越具有价值。

在上世纪90年代,招聘的工具主要是人才市场和报纸广告。在新世纪初,有了人才网站,最近10年,有了垂直招聘网站和领英等社交媒体。这些招聘工具的改善,为招聘提供了更加丰富的招聘渠道。但是,招聘工作并没有因此而变得更容易。重要原因是GDP的发展速度超过人才的增长速度,人才需求增速大于人才供给速度。GDP增长取决于两个方面,即劳动力人口的增长和劳动力效率的增长。初级劳动人口可以通过农村人口转化为城市人口得到某种程度的缓解,中高级技术和管理人口只能通过高校培养。最近20年,中国GDP增长速度一直在8%左右,中高级技术和管理人才的增长一直无法达到这样的速度,造成人才紧缺局面。

自从2010年中国迎来刘易斯拐点,中国劳动力人口是逐年下降的。(中国劳动力人口近年下降曲线)。劳动力人口下降带来两个问题,一是薪资增长速度加快,劳动者的议价能力逐步提升,企业议价能力日趋下降。另外一个就是招聘费用的增加,十年前普通工人的招聘是不需要费用的,现在是需要为付费的,而且是逐年增长。将来,初级劳动者的招聘服务会是一个广阔的市场。

the-impact-of-ai_image002
16-64 岁劳动力人口在下降

劳动人口的减少,将直接导致招聘变得更加困难,而招聘变得困难,直接导致招聘服务变得更加具有价值,这些招聘包括高端的猎头服务,初级人才的招聘网站,灵活用工以及专注于普通工人的人才派遣和外包公司。将来,招聘类公司将会越来越赚钱,而房地产公司将会回归正常,都是因为劳动力人口的变化带来的供需变化导致的。

我曾经比较过中日两国的招聘市场。时至今日,中国仍然属于招聘比较容易的国家,而日本是招聘最难的国家。日本招聘困难的两个原因,一是劳动力人口的减少,造成老龄化社会,二是日本终身制的企业文化。某家国际猎头公司,在中国一周要推荐10人,在日本只要推荐1人就可以了。在日本,最重要的是要找到愿意跳槽的人员,工作机会是很多的。候选人去面试,企业人事部要热情招待,临走时还要送礼品。日本猎头费一直保持在年薪的30%以上。

我们公司曾经想招一名日本人来做日本业务,找了一家日本人在中国设立的招聘网站,费用实在太高以至于打消掉我们的招聘念头:登招聘广告每个职位需要3500人民币,如果招到了需要额外支付25%年薪。如果日本网站普遍如此收费,那他们一定是世界上最赚钱的公司。日本公司购买了亚洲最成功的猎头公司,也购买了世界最大的人才派遣公司的亚洲业务,其原因就是日本招聘困难造成的招聘服务公司盈利能力卓越。

中国劳动力逐年减少,正在走向老龄化社会,招聘难度逐年增加,招聘服务行业也会像日本一样,日益变得更具价值。

AI与猎头

定位于中高端人才招聘服务的猎头顾问,除了模式和方法之外,做得好与不好,取决于三个方面:体力,智力和情商。一名优秀的顾问,在这三个方面都应该是不错的,但是,三者之中最重要的是情商。模式和方法主要取决于公司。

人的体力总是有限的,人类也向来不以体力取胜。猎头业务是个轻体力劳动,对体力的要求不高。猎头也谈不上是高智力活动,无法跟科学家或者专家学者相提并论,只要读过大学,智力基本足够了。当然,聪明人总有优势,尤其是做高精尖研发职位的顾问,需要良好的思考和学习能力,尤其是钻研精神必不可缺。但是,一名优秀的顾问,需要对候选人的心理有良好的洞察力,对企业的Line Manager要有影响力,要能够与各方面人员建立良好的人际关系,这种人际交往能力决定了一名顾问所能达到的高度。

AI在体力上当然秒杀人类,只要接上电就永不知疲惫地工作。自从去年阿尔法狗战胜柯洁之后,看来在智商上也已经超越人类了。但是,所有机器,哪怕智商再高,只要还没有产生情感,还没有自我意识,就只是人类的工具。

猎头顾问的工作可以分为几个方面:人才搜索,人才匹配,沟通谈判和咨询。AI将来会在人才搜索方面做出巨大的贡献,在人才匹配上面也会有良好的表现—–这种表现主要体现在工作经验和工作技能等硬性指标的匹配上面,对于候选人和Line Manager个性喜好等软性方面的匹配会更难一些,但是不是绝对做不到的,真有可能在某一天,机器人会比人类更加了解潜意识的需求。但是,无论如何,人是一种情感动物,在很多时候,做出决定并不完全依赖理性判断,在决定是否接受某个职位的时候,取决于对顾问的信赖程度,取决于顾问、Line Manager和候选人的沟通、谈判。一名优秀的顾问是一名优秀的咨询师,一名优秀的谈判专家。一台没有感情的机器人无法取代富有人情味的猎头顾问。

在猎头行业,一直有两个误区:一是认为客户是最重要的,这个问题曾经在其他文章中讨论过,就不再多说了。另一个是数据迷信,认为庞大的数据是做好猎头的根本,如果这是事实,那么人才网站拥有海量数据,一定是做猎头很厉害了,但是事实并非如此。最优秀的顾问,往往并不需要大量的人才库,而是在自己的业务范围内建立优质的人才库,跟行业内关键人才保持密切的沟通。这些人才往往不会出现在人才网站里。

AI会发挥他自身的优势,就是对海量人才的过滤能力,一个AI一秒钟的阅读量,有可能会超过我们一生的阅读量,这种过滤能力会对依赖网络搜索的顾问造成冲击。也许,AI最好的招聘业务应该定义为相对简单的普通工人和初级人才的招聘,在这些领域,不需要复杂的沟通,职位相对可定义可复制。

对于猎头来说,AI的搜索能力会给予帮助,但是,在AI产生情感之前,对猎头顾问的冲击有限,更有可能是猎头顾问的助手。

AI的竞争对手不是猎头顾问,而是其他没有使用AI的招聘网站。

当然,随着AI的发展,很多工作都有可能被机器人替代,首先被替代的可能是重复的体力劳动者,其次是可以被明确定义的智力劳动者,与人打交道的需要情感交流的工作会比较迟被替代。真到了那一天,猎头工作可能会变得不再需要。但是,只要机器人没有自我意识,就仍然是人类的工具,每一个人都有一群机器人奴仆伺候,想想就很美好。

AI会产生情感吗?

产生情感需要一个前提条件——自我意识。所有的爱恨情仇都建立在自我意识基础上,我们说“我爱你”“我恨你”,都有一个“自我”。自我将“我”从芸芸众生中脱离出来。到目前为止,所有机器,也包括机器人都没有“自我意识”。18世纪梅特里写过一本书《人是机器》,运用医学和生理学知识,论证人和其他动物一样也是机器一般的物质实体,但是,他没有写《机器是人》。薛定谔写过一本书《生命是什么》,从量子角度讨论生命的起源和生物的进化。

人类经过几百万年的发展,到工业革命,人类制造的机器终于在体力上和速度上超过了人类。又经过几百年的发展,人类进入信息时代,人类制造的机器终于在智力上超过了人类。在体力上超过人类的时候,大家都乐见其成,但是,在智力上超过人类的时候,给人类带来了巨大的冲击,很多人怀疑人类是否会被机器人控制,弥漫着一股“人类末世”的焦虑情绪。但是,机器人在没有产生自我意识之前,机器人不会产生情感,机器人就是人类的工具。一个连自我意识都没有的机器,不会产生尊严,不会产生欲望—-连统治人类的欲望都不会有。

所有的机器本质上都是一堆原子,所有的生物本质上也是一堆原子,一堆无意识的原子堆积在一起,怎么才能产生意识呢?这个问题科学界还没有答案。在人类有能力回答这个问题之前,要让机器产生意识尚属人类无能为力的事情。

在机器产生意识之前,不会产生情感。一台没有情感的机器人,不会对猎头业务产生质的影响。

(以上这段超出我的知识范围,属于胡说)

余仲望
上海仲望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董事长
2018年11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