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尔街的人都在刷抖音了,你还觉得抖音Low?– ZW HR 总经理 Joyce Jing

周末我很忙,除了赶了两场活动,上了两天课外,我所有的时间都用来了刷抖音,我终于成功上传了我人生第一个抖音图片,要知道,我是一打开这个App头就晕,完全没方向的。

我还鼓动我身边的一些朋友每天刷抖音, 甚至大家还准备和我一起做个项目,……

这听上去很不高端,估计我身边很多比较成熟的朋友要鄙视我的。

我大概是去年起听到越来越多人提起抖音,但我身边的人几乎统一的评价是Low,无聊…..

一方面说Low,一方面不得不承认抖音已经是人人都知道的现象级产品。于是我身边很多人都会感叹,现在年轻人越来越无聊了,浪费青春,我身边很多人谈起头条、抖音、快手都不屑一顾、一幅世风日下状。

我也是如此。虽然我既不用头条、也不用抖音,从心里排斥、已经把这些放入低俗的那一类内容,与我的世界很远。

去年年中,我糊里糊涂参加了一次新媒体培训,培训中有社群、小程序、直播、短视频,其中有节课专门讲抖音,我看着稚气未脱的小朋友讲那些奇奇怪怪的抖音案例,心中感觉就是粗糙简陋,离专业水准相距甚远,有不真实感。

回来我第一次下载抖音,强迫自己研究了几个小时……..感觉极其失望,真是不堪入目,完全无法想像有人会把时间浪费在那种低俗无聊的内容上。

后来,不时听到哪个在抖音上成网红,如何如何了,但我始终毫无再次登陆的欲望,后来,我换了手机,根本没有下载过这个App。

去年11月进博会时,我在国外,我的一位博士同学J一直发进博会的现场给我,我感谢他,J告诉我这是他发抖音时顺便发给我的。他在抖音发了很多进博会的内容,非常受欢迎,他说每天都有上万人在看。

让我大吃一惊,像他这样的高管,大忙人,用什么抖音,抖音嘛,就是那些简直没事找事的Loser打发时间的啦。

J说,现在看抖音,内容越来越丰富了,虽然低俗还是大多数,不过越来越多人加入进来,世界在改变哦。他建议我上今日头条发文,用抖音发小视频。用更多接触点接触读者。

我当时有触动,但没有行动。

又过了几个月,我仍然不为所动。

我的认知是:我是写严肃文章的,不要做什么网红,不想讨好读者,不以此为业,不在乎流量关注。 

今年三月,我参加一个女性论坛,遇到玛丽黛佳的创始人崔晓红女士,她说她在用抖音,天天上传抖音…….她说,流量很清晰地在迁移。

我还是有所触动,但没有行动。

期间不断有读者建议,我上抖音讲我的文章。

天啦,这种建议简直都让我觉得无法理解。

毕竟,抖音给我的印象实在太可怕了。

 

直到上个月,我到加拿大,我一位非常睿智的西人朋友告诉我他在研究抖音,我才有些惶恐,我这个中国人还没有他了解抖音。

于是重新下载了抖音,在家刷抖音时仍然觉得格格不入,恰巧我女儿看见,很是惊喜说,说她们同学都在用抖音,我上网了解了一下,抖音的用户分布,突然意识到,抖音其实是中国社交领域最国际化的产品。

于是,我开始正式认真考虑用抖音,才开始常常刷刷抖音,做一个观察者。

一样产品,你只有认真用过,研究过,才能评价,我发现在抖音上已经有很多4A公司的大作、我发现抖音上的专业人士越来越多…….

即使这样,我这一个月,仍然觉得抖音比较Low,内容粗糙……仍然不知道如何接受。

 

所以当互联网、区块链专家级人物、常年在华尔街工作的赵胜老师,说他每天刷至少半小时的抖音时,我不是不惊讶的。

赵老师点醒了我,所有的流量产品都是从低俗、免费、低门槛开始才能很快积累起流量,当流量足够大,才能建立起生态,当生态丰富时,就会分群,就会成为新物种。

所有的流量产品都是如此,因为互联网时代和工业时代的逻辑已经不一样了,互联网时代更重游效率,速度就比质量更重要。

观察互联网时代任何一种巨大的流量往往都是从低俗、免费、低门槛开始的,所以泥沙俱下是多数,微信、头条一开始都是如此。当规模超过一定量后,自然会对原有流量重新分配,造成流量迁移。

正如淘宝开始大多是假货、九元九包邮……但流量大到一定程度就会发生巨大的分化。

现在的流量就是势。势变了,规则就会变。

我在猎头生涯中遇到过很多资深人士被时代抛弃而不知所以。

传统行业的人叹势很难抓住,其实“趋势”是很难预测,但“态势”就是现实,并不难把握,只是很多时候我们会选择视而不见。

我们经常惊叹年轻人能抓住机会,新机遇,因为任何新事物最容易接受,使用的大多都是年轻人。更重要的是因为新事物可能是一种新物种,往往要求新的思维方式。新的思维方式代表了新势能,新规则。

流量在哪里,机会就在哪里,势能就在哪里。流量的流动,也是势能的流动。

这让我想起今日头条,前年头条为了提高内容质量,从知乎这样的定位比较高的平台上挖了一批作者,花大价钱签约,我的一位好朋友也在其中,他极瞧不起头条,很有风骨的拒绝了,当时他公布出来,还得到一片叫好声……现在知乎的影响力日益下降,他发现头条是个重要平台,不无遗憾地告诉我,现在已经没有他的机会了。

其实我也是如此,头条给我加V,签约时,我无动于衷,总觉得上头条的那些人不是我的受众…….甚至一直没主动开写,不催不动。直到三月份,才开始试着分发内容, 这时我才发现,头条生态已经非常丰富了,而且对好内容真是不惜代价。

这是我在头条发的几篇文章后的反馈:

2019-7-5-2

 

前年,我有一位开猎头公司的朋友说头条找到他们公司,想让他的团队做头条,他们的顾问不愿意,觉得太Low了,觉得为这公司服务都感觉好Low…….真的,这是原话。

但是去年头条的猎头费据称过亿,简直是猎头必争之地,现在的猎头供应商不上千也过百了,条件越来越苛刻也是当然的了。我那位朋友的猎头公司至今小而美,十来个人,觉得很难发展。

用不用抖音、头条自然不能完全代表什么,但是有没有Open的心态是我们自认专业开放的人要思考的。

人人知道,我们只要真正Open心态,顺势而为,就能因势而变。

但我们都会受原有认知的影响,开放只是会向我们认为应该开放的开放,对我们不熟悉的、排斥的有想不到的难以接受。

世上并不是只有做在办公室高高在上做着专业门槛高的工作就是高端专业,就一定有高价值。

而是世界需要你提供的价值,才是真正被认可的专业,才能真正体现出价值。